核心提示: 来源:高瓴资本  导读:2020年,真是太特别的一年。我们所有人,仿佛走进了诺兰的电影,在错乱的时空里,不断经历着惊喜或者惊吓。  企业家们,这个有着主动承担风险偏好的群体,也都被迫进入了一场超强的、不知何时结束的压力测试。  不过,在短暂的错愕之后,他们也开始行动起来,在看似被动的应对中,力争有所作...

 来源:高瓴资本

  导读:2020年,真是太特别的一年。我们所有人,仿佛走进了诺兰的电影,在错乱的时空里,不断经历着惊喜或者惊吓。

  企业家们,这个有着主动承担风险偏好的群体,也都被迫进入了一场超强的、不知何时结束的压力测试。

  不过,在短暂的错愕之后,他们也开始行动起来,在看似被动的应对中,力争有所作为。

  陆奇打造了奇绩创坛的创业营;

  张勇在更新了海底捞的供应链管理体系;

  庄辰超迭代了便利蜂的算法系统;

  贺羽开启了全球最便宜量子计算机的研发;

  张磊推出了高瓴创投,还完成了沉淀五年的《价值》

  ……

  疫情和外部环境变化打乱了企业发展的时间线,但也让企业家们有机会静下心来,在不断的“向前看,向后看”之中,为企业的未来积累更坚实的基础,在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的过程中,为企业打开更大的想象空间。

  9月14日,在“请回答2020:张磊和朋友们聊《价值》”的对话中,高瓴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与海底捞董事长张勇、奇绩创坛创始人兼CEO陆奇、斑马资本联合创始人及合伙人庄辰超、国仪量子公司CEO贺羽,这些“灾后重逢”的企业家朋友们,在长期主义的共识下,回望初心,反思当下,谋划未来。

  2020年不得不做的事

  张磊:2020年我觉得是很特别的一年,今天咱们这么多老朋友一起聚会,虽然之前上次见面也就不久以前,都感觉有点恍如隔世,战后重逢的感觉。

  张勇:对,我是受伤最严重,是九死一生。

  张磊:你还是真九死一生,什么情况跟我们说说?

  张勇:那门店疫情期间天天不营业,工资又得发,那还得公司来掏啊。

  张磊:对,你能够在过程中能保持好的心态,主要依靠的还是长期主义。

  张勇:主要还是看《价值》嘛。

  张磊:对对对,命题作文。疫情归来,老朋友大家都聚一聚聊一聊,很难得。介绍一下,陆奇,不单是互联网行业的老兵,我觉得所有做技术的人才都应该高山仰止。他现在在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他要把自己对科技的所学,反哺年轻人,去教大家怎么创业,这个是非常好的,非常有意义的,我们把这叫复利创造长期价值。接下来庄辰超自我介绍下?

  庄辰超:我是庄辰超,原来做一家公司叫去哪儿,是中国最大的旅游搜索引擎,后来跟携程合并。我现在在做便利蜂,目前在全国大概有1600家便利店。疫情期间刚才张总说海底捞可能是受灾最严重的,我们便利店一定程度上也是在抢险救灾中过来的。

  张勇:我怎么觉得你应该是受益呢?

  庄辰超:我们办公楼门店太多了,虽然我们社区店是受益的。

  张磊:商业模式太复杂。海底捞的张勇咱们就不用介绍了吧,听说疫情期间还是坚持得不错,给我们讲讲都又推出了什么新产品?

  张勇:新产品倒没有什么,主要是你得活下来,我们只是在疫情期间对组织结构做了一些调整。

  张磊:我们今天还有一位最年轻的创业者,今年只有28岁,贺羽,已经是连续创业者了,第三次创业。人家是中科大少年班,本硕博连读,在科大就开始创业。今天我们这几代人,几家创业公司,横跨各个时代,大家老友相聚,我们一起聊聊有意思的话题。先说说2020年吧,在这个非比寻常的一年里,我们自己不得不做的事情是什么?

  庄辰超:2020年的话我们肯定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年初的时候我们计划要大量的开店,疫情来了之后,首先是大家的店都关掉了,尤其是我们的办公楼店是非常非常多的,还有很多大学店、医院店,这些店全部都不能营业了。只剩社区店营业,后来逐渐恢复,但是办公楼和学校、医院都恢复的比较慢的。

  这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什么才是便利店的长期价值,或者我们便利蜂长期价值是什么。我们认为创造便利店的长期价值,是我们用算法来优化和覆盖整个便利店营运中的一切。那正好借这个机会,因为疫情期间经营比较惨淡,所以我们可以承受比较高的风险,因为反正卖得也不好,错也错不到哪去,所以我们借这个机会大量地进行系统改进。

  得到的好处就是我们的系统演进速度大大加快,我们这一年干了可能平时要两年才能干完的活。那随着最近经济的复苏,我们很多系统的能力反而就出来了。

  张磊:就是说做了自己长期原来想做的事,都提前实现了?

  庄辰超:对,比原来快多了。

  陆奇:我也讲一下。我觉得确实有一点像是一个灾难之后的重逢这种感觉。对我来讲,首先就是思考了很多,特别是关于长期价值核心点的思考,有几个总结点跟大家分享一下:第一就是改变人类历史的,往往是黑天鹅事件,概率很小,但是影响很大。另外我现在核心做的就是在早期创业这个生态里面,特别是对技术驱动为主的创业者,我们有一个创业营的一个模式。既投资,又像联合创始人一样,一起帮着打造他们的业务。主要是在从零到一,加速产品市场匹配这一环节上花工夫。

  我一直在思考在疫情的情况下,哪些是不变的,哪些是有短期的变化,而且是有非常大的非确定性的。非确定性的时间是一年半呢,还是两年,它的窗口有多大。另外对一些已经形成的长期趋势,我认为这次疫情是有很大加速度的,等于说突然给了我们一个很大的望远镜,本来我们可能只能看50公里,现在我们可能看到100公里之外的事情,说实话有几个赛道已经可以让你放大的看,看得很清楚了。

  张磊:看看张勇非常深邃的眼睛,在思考着什么事情跟我们也分享分享,包括也分享一下什么海底捞学不会,或者海底捞学得会?

  张勇:我的选择都是被迫的。首先我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想停业,但是疫情来了也没有办法,国内武汉的店停业的时候我说没事,很快就会重开,结果没想到北京、上海,整个内地又紧接着都停业了。最可怕的是当中国逐渐恢复的时候,美国海外的疫情又来了,门店又要停业了。一直到现在为止,一些国家的门店还没恢复正常。就是这些选择是不得不做的事情。

  另外,疫情期间我的员工是很密集的,包括我以前的组织架构都肯定是不适合的,所以说我们停业的同时,又对店的组织结构也不得不做了一个调整。按照防疫指挥部的那种模式来,一个区域一个区域的来指挥它,这是我们不得不得做的。

  但是没想到意外收获了一些好处。就是当时刚好是过年,我就把公司几个高管都叫到我们家来了。当时没想到的是,本来是叫过来过年的,结果这个疫情一来了大家就都不用走了。我们有半年的时间在一起思考,这才发现,我们以前在海底捞做的很多组织结构调整,它都只是针对海底捞门店做得比较透彻,但在关联公司、供应链管理方面,或者其他职能部门的组织架构没有做的很深。

  所以最后通过这几个月静下心来一个部门一个部门的梳理,就是把每一个部门的组织架构真真正正地落实了。大家觉得收获是非常好的,这就是我在疫情期间的一些做法,谢谢。

  张磊:大家说的让我都挺有启发的。对于我来说呢,不得不做的事儿就是我终于有时间把这本书写完了。憋了这么多年,前前后后,五年多以前就开始起草写书,平时哪有时间写,根本没时间写。

  疫情期间只能待在家里,没想到还真把书给憋出来了。当然我出书的速度快,还没有盗版的速度快,我憋了5年出了一本书,结果48小时就给盗版了,还真快。关键是盗版这些同学们也都很神奇,我在很多群里面被@,在这些群里,都有人都发了电子版的盗版。

  还有几个人@我一下说,能否在上面签名再送过来,还有盗版签名书。我说你们也太不尊重我们知识产权了。当然了我这个书的所有的版税收益会全都捐给中国教育事业的。

  第二件我不得不做的事,也是让我有点启发的事是关于我的女儿。因为疫情期间小孩没法上课了,后来远程学拉丁舞,女儿学拉丁舞得有个伴啊,我就跟着我女儿学拉丁舞去了,就是我们俩一起远程学习。

  现在一周四次,再这样练下去我都能竖劈了。这个也是一个很大的启发,我跟我女儿聊天时说的,就是很多时候都是在逼你做一个好的行为方式的选择,当你做了这个选择的时候,实际上才能体会到这个好的选择让你很舒服。我自己现在感觉浑身通透,筋都给拉开了。

  长期主义是支撑价值的核心理念

上一篇:郭明錤:新iPhone全系不支持120Hz 今晚没有iPhone 12

下一篇:英伟达创始人黄仁勋发布致员工信:ARM继续保持中立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