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华为在汽车领域的布局又进一步,智能汽车业务加速驶入快车道。  工商信息显示,9 月 8 日,华为电动技术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 2.5 亿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王军,由华为技术有限公司100%持股。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工程和技术研究和试验发展、智能车载设备销售、智能车载设备制造。  同一天,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新增一条...

 华为在汽车领域的布局又进一步,智能汽车业务加速驶入快车道。

  工商信息显示,9 月 8 日,华为电动技术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 2.5 亿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王军,由华为技术有限公司100%持股。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工程和技术研究和试验发展、智能车载设备销售、智能车载设备制造。

  同一天,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新增一条汽车相关专利——“一种车载充电机的充电电路、车载充电机及充电控制方法”。此前8月14日,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发生经营范围变更,新增“汽车零部件及智能系统的研发、生产、销售及服务”。

  随着汽车产业新四化的深入发展,在抢占产业制高点的诉求下,传统整车企业、互联网巨头和零部件供应商等纷纷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布局。

  作为一家拥有ICT(信息与通信)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提供商的企业,华为亦毫不犹豫地“卷入”这场竞争。“未来成为增量部件的供应商”,是华为在汽车领域的定位。

  事实上,多次强调“不造车”的华为,也早已将触角延伸至未来汽车产业的核心领域,HiCar、鸿蒙车载系统发布、5G芯片搭载汽车、充电桩模块等产品不断落地,华为正谋划一场深刻的变革。

  华为入局

  事实上,华为“汽车局”最早可以追溯到2009年对车载模块的开发。2013年,华为成立车联网业务部,并推出车载模块ME909T,开始布局车联网和自动驾驶领域。

  2019年4月,华为首次以汽车增量部件核心供应商的身份参展,发布全球首款5G车载模组MH5000。华为在汽车领域的战略布局愈发清晰,即华为不造车,而是聚焦ICT技术,帮助车企造好车。在业务布局上,华为将从五个领域,即智能车云、智能网联、智能座舱、智能驾驶和智能电动,全面赋能车企。去年5月,华为正式成立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执行面向智能网联汽车的战略。

  与此同时,华为在逐渐壮大其汽车朋友圈,与多家车企展开合作,打造产业生态。2014年,华为与宝马、东风、长安汽车等相继达成战略合作,共同推进车联网发展;2016年,华为接到了来自奥迪与奔驰的通讯模块订单;2018年,华为与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PSA)构建了“全球最大”的前装车联网项目。

  2019年上海车展期间,华为与沃尔沃、上汽荣威、ARCFOX、宁德时代、四维图新等多家主机厂和零部件配套企业开启战略合作,提供ICT基础设施建设和智能化服务。2020年5月,华为联合一汽、长安、东风、上汽、广汽、北汽等首批18家车企,进一步成立了“5G汽车生态圈”,以加速5G技术在汽车产业的商用进程。

  国信证券认为,对于华为而言,原先的三大支撑业务运营商BG、企业BG和消费者BG已经较为成熟,在提升这三大业务增量的同时,华为也在不断寻找新的业务机会。而汽车领域无疑是一个恰好的选择。

  “华为进军汽车领域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寻求多行业发展的需要。相对来说就华为的体量而言,在寻求新的业务支持和拓展时,很容易将汽车作为一个标的行业。”9月10日,罗兰贝格全球高级合伙人、大中华区副总裁郑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郑赟认为,外部的要求也为华为入局提供了条件。首先市场容量得足够大,汽车行业从前端的零部件到后面的整车以及售后服务,价值链非常之长;其次行业本身有颠覆性的可能,有明确的颠覆性的趋势。第三,华为作为中国领先的科技公司,本身具有实力,拥有核心优势,进入汽车行业的话有机会脱颖而出,它现有的业务能力和未来整车方面的自动驾驶以及数字化的应用等密切相关。 

  技术抢滩

  回顾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历程,汽车制造业取得诸多突破,但掣肘于核心技术的研发和应用,今年疫情的爆发和国际形势的变化,让中国汽车在核心技术和关键零部件方面的弱点和痛点充分暴露。

  在汽车智能化、网联化、电动化和共享化趋势中,软件的地位不言而喻。无论是新能源汽车的电池管理和能量控制,还是智能座舱与自动驾驶等智能网联领域的功能,都需要依靠软件来驱动——在整车价值体系中,软件的占比也急剧提升。华为等ICT企业的加入被寄予厚望。

  “华为一直在ICT领域有些积累,我们将努力做好数字平台中的一些基础要素,帮助车厂提升开发速度、降低开发成本。让车企更好地聚焦为用户带来更好体验的软硬件上,将汽车打造为持续创造价值的平台。”8月14日,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总裁王军在2020年中国汽车论坛表示。

  当前分散式ECU+总线交换的系统架构,软硬件紧耦合、升级难、带宽低、碎片化严重,无法满足整车级系统开发与持续升级。

  王军认为,迎接汽车产业的变革,实现软件定义汽车是关键的一环。走向软件定义汽车,需要将分散的功能单元进行整合,形成一个以软件为中心的架构,实现软件硬件解耦,软件可快速开发,并持续迭代升级,大幅简化硬件和布线的复杂度,构建一个好的分层架构及数字化平台是基础。

  同时王军对外公布了鸿蒙车载系统,包括鸿蒙座舱操作系统HOS、智能驾驶操作系统AOS和智能车控操作系统VOS。其中,HOS、AOS操作系统已经有大量的合作伙伴在进行开发;VOS可支持包括恩智浦等在内的芯片供应商。上述三大系统由跨域集成软件框架Vehicle Stack控制管理。鸿蒙车载系统的公布也意味着华为将正式加入车载操作系统的争夺战。

上一篇:360与郑州市签署亿级战略协议 将建设360中原总部

下一篇:2020年5G人才平均薪资约13066元 全国超半数核心人才在上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