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与沿黄流域城市构建面向“一带一路”沿线和上合组织国家的物流运输大动脉

  打造便捷“出海口”,谱写“新丝路”故事

  九曲黄河从山东入海。

  随着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升为重大国家战略,作为山东半岛城市群的龙头,青岛全面融入国家战略,着力打造东西互济、陆海联动的国际互联互通大通道,把开放的风吹向黄河流域。

  在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中,黄河流域各省区主动融入东西双向互济、陆海内外联动的开放新格局,在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高层次提高开放水平,赢得新的发展机遇。青岛处在中国经济南北东西大循环的“双节点”上,对促进各类市场资源要素加速流动、循环、联通有着独特的枢纽作用。

  从地理意义上说,青岛并不是沿黄流域城市。但从区位上看,青岛向东是日韩,向西是黄河流域九省区、中亚、西亚、欧洲,向北是京津冀、东三省,向南是长三角、大上海,可以说处于一个十分关键的战略“十字”中心位置。从交通资源禀赋上看,青岛港是北方地区最大的港口,整合了青岛港、日照港、烟台港、渤海湾港四大港口集团的山东省港口集团落地青岛。正在建设的4F级胶东国际机场未来将是面向日韩地区的门户机场、东北亚枢纽机场。这些资源禀赋,让青岛在黄河流域和中国北方城市中的竞争优势凸显,成为沿黄九省(区)的经济出海口和黄河流域最重要的出海大通道,发挥着黄河流域开放门户的作用。

  厘清城市定位,青岛将完善“海陆空”立体大通道作为融入国家战略的支撑,沿着运输通道打造产业走廊,不断畅通沿黄流域大通道的互联互通和服务水平。

  把“出海口”搬到沿黄内陆城市“家门口”

  在“大循环”“双循环”的新格局下,由海向陆、瞄向广阔的内陆腹地,已成为当下港口布局的重要动向。内陆港成为沿海港口对接内陆市场需求并传导政策和服务的平台,成为港口功能前移的重要手段。

  一直以来,青岛都是沿黄流域最便捷的“出海口”,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发展红利。作为沿海地区5个“四型”国家物流枢纽承载城市,全国首批23个国家物流枢纽之一,青岛已初步形成以海港、空港、陆路三大物流系统为支撑的区域性现代物流枢纽、“一带一路”多式联运物流枢纽,176条集装箱航线、54条海铁联运集装箱班列和19个内陆港实现了航运物流网与陆域物流网的有效衔接,呈现出功能集聚发展、设施集约布局的良好态势。其中,国际班列有6条,国内班列通达西安、郑州、洛阳、成都、库尔勒、宁夏等地,基本形成覆盖山东、辐射沿黄、直达中亚东盟的海铁联运物流大通道。今年上半年,青岛集装箱海铁联运量82万标准箱,同比增长20.5%。

  辐射沿黄的海铁联运物流大通道,为青岛与沿黄城市间深化合作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青岛与西安合力谱写的“新丝路”故事就为此提供了生动的注脚。

  西安与青岛港,一个是古丝绸之路起点,万国衣冠会长安的盛世景象曾惊艳历史;一个是古海上东方丝绸之路的起航港,开埠贸易、港通天下历史久远。早在改革开放之初,山东港口青岛港就成为最早在西安开通班列的港口。1998年,随着西安—青岛集装箱海铁联运直达快运班列开通,陕西“货流”有了自己的“出海口”。如今,通过班列,西安货物只需42小时就能到达青岛港,并通过海路运往世界各地。数据显示,如今,陕西67%的出口集装箱都从青岛港出海。

  兰州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节点城市,“兰州号”国际货运班列直达欧洲、中亚、南亚,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贸易额也大幅增长,兰州由内陆腹地一跃成为中国向西开放的前沿门户,昔日丝绸之路上的明珠正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去年11月,随着兰州—青岛海铁联运班列开通,山东省港口集团在甘肃设立内陆港,打通了甘肃向东出海、山东向西出境的高效便捷贸易通道。山东港口陆海国际物流集团总经理李武成举例说,木材从俄罗斯海运到青岛,再通过班列运到兰州,相比此前的常用线路,一个集装箱能省4000元。

  东西互济、陆海联动——受益于国际互联互通的海铁联运物流大通道,青岛把“出海口”搬到了沿黄内陆城市“家门口”。

上一篇:快递概念股异动拉升 顺丰控股股价上涨超过5%

下一篇:【问答知识】深圳到霍邱物流托运价格在线咨询

相关文章